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金江作品收集陈列馆

制作与管理:天云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中国当代寓言开篇人”金江走了  

2014-03-07 20:42:00|  分类: 各界报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国当代寓言开篇人”金江走了 - 寓言@金江 - 金江作品收集陈列馆

 
 温州网讯 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名誉副会长金江因病于2014年2月24日21时与世长辞,享年91岁。昨天,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发唁电称,中国失去了一位杰出寓言作家,我们痛失了一位尊敬的师长。金江先生为中国寓言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,我们将永志不忘,寓言人将继承他的遗志,将中国寓言事业继续发扬光大。散布在全国的寓言文学家凡夫、张鹤鸣等也纷纷在中国寓言网上悼念“中国当代寓言开篇人”金江。

  整整相爱65年

  寓言大家金江的遗体告别仪式将于3月3日在温州市殡仪馆举办,而他与沙黎影结婚那天,恰是1949年3月3日,65年美满姻缘,令人喟叹。

  自2006年金江脑溢血中风,失去活动能力,卧病在床,不能言语,整整8年时间,便是由这位结发妻子朝夕照顾。

  他们共有三个孩子,女儿二十多年前早早去世,两个儿子未在身边,只有沙黎影和寓言,与金江相伴多年,即便在他人生最艰难的被打成右派的时期。

  他们安度晚年的被金江题为“无悔斋”的房子,仅六十余平方米,颇为简陋,这里无悔的有金江对寓言的执着,也有他们令人难忘的爱情。

  师生相恋舟山中学

  1948年,沙黎影与金江在舟山中学相识,当年,一个是舟山中学的老师,一个是住校的高中女生,金江未曾给沙黎影上过课,但此位比自己小七岁的风姿绰约的校花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  而沙黎影经常能看到校舍窗口金江看书写作的背影。还有,金江在1947年就已出版了个人第一本诗集《生命的画册》,舟山中学爱好文学的学生人手一本老师送的“画册”,沙黎影手中也有了这本诗集。

  高中毕业,双亲已故的沙黎影便被大她二十余岁的大哥接到上海生活。但沙黎影一直忘不了金江,他们开始通信,最后她毅然决然,不顾兄长反对,放弃上海,来到金江家乡温州,在他担任小学校长的温州第五小学任教。这条哺育了金振汉(金江的原名)的金色的瓯江,也在慢慢渗透沙黎影的血液。

  爱是艰难相守

  昨晚,沙黎影便是用纯正的温州话,与记者长谈,仿佛土生土长的温州女子。

  沙黎影回忆当年最艰难的日子,金江也是老幺,家里共6个兄弟姐妹,母亲只是初识文字,父亲是账房先生,家境艰难,因而他早早便出门谋生。他们到温州第二年,小学里有人检举金江是托派,金江便得去干校学习,留下她和女儿孤苦伶仃地呆在这个当时还存在语言障碍的地方。好在不久便查清这是子虚乌有,金江回家了。他被调到温州二中教书,沙黎影去了另一所小学教书。1958年,金江被划为右派。同在教育系统工作,每回金江被批,沙黎影都得坐在台下。

  金江被迫放下了笔,一放就是21年,下放到矿山、农村去劳动。在“文革”十年浩劫中,他受到残酷的折磨和迫害,家被抄了,他心爱的书籍和写了30年的日记、稿子统统被毁了。

  金江的三个子女因为“文革”,都不曾念大学,这是他们一生最遗憾的事。女儿金斐小学毕业,考了温州市第一名,当年,金江并不曾在女儿就读的小学就职,他已在另一所小学任教,却被认为漏题给女儿。

  金斐嫁给了出身好的一位司机,为了返乡,顶替了沙黎影的小学教师的工作,但20多年前金斐得胃癌去世,留下两个孩子,由二老扶养。金江的大儿子金辉上山下乡,后来去了杭州建设集团。小儿子金冲在欧洲开餐馆,子女都不在身边。但人间有真情,这26年,金斐的三位同事经常来探望两位老人,他们的外甥、侄子也对老人很关照,文坛友人常来常往,金江夫妇的晚年并不寂寞。

  寓言激活他的记忆

  2006年12月上旬,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在北京开换届会议。中午11点飞机才启航,他们7点就出门了。沙黎影拉着行李,搀着金江在首都机场地下停车场绕了半个多小时,才和接机的人会合。沙黎影问金江,为什么一定要出这样的远门?金江说,这次是换届,新旧交替的时候,他要对老同志有个交代,给新同志一个期盼。

  第二天,金江就不行了,说话也不利索了,但他仍坚持将讲话稿念完了。从此,他一病不起。

  一年多前,金江曾连续昏睡了20多天,但经过沙黎影的精心护理,略有好转。

  2013年11月8日,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第七次代表大会在温州开幕,会长樊发稼,副会长余途、周冰冰、张鹤鸣等人前来探望金江,觉得他身体尚好,坐得很直,只是表情呆板,认人已迟钝。可是,当他们把金江编的、新出版的《中国当代寓言精华丛书(劝喻卷)》递到他手中时,奇迹出现了!他聚精会神地自己用手一页一页地翻看,看了一遍又一遍。他们翻开书中的《乌鸦兄弟》,问他,这是谁写的?他看了一会,用手指指自己的鼻子。在场的朋友无不动容,是寓言激活了他的记忆,那是他终生刻骨铭心的爱啊!“华谊兄弟”制片人周冰冰抱着金江大哭。

  这是金江先生最后一次坐起身子。此后三个多月直到去世,他都处于长睡状态,很少醒来。这几个月,每天沙黎影都得为他擦洗上药数次。

  2月24日那晚,沙黎影拉着鼻息渐弱的金江的手,和他说道:你平安地走吧,放心,子女会照顾我的。金江仿佛是听懂了,等沙黎影说完这话便开始流泪。

本文转自:http://news.66wz.com/system/2014/02/27/104013903.shtml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